EEE


希望每一个有所感慨的人都可以留下评论⭐️
沉迷足球坑,冷到北极圈都不走了。
不想混热圈了,冷圈好舒乎。
筹备写个置顶。

他们的一生是——


BGM : Old Money-Lana Del Rey


P.S.明天返校,流lui了,想画沙雕图然后失败了TuTTT

给小火箭的祝贺(鼓掌)

马口和多特一起加油啊!!

我,可能会迟到,但,不会缺席。

P2无字

YOUTH.

又想吸歪又想吸宽,然后就变成了宽歪。

祝大家中秋快乐XDDDD

(其,其实今天是我生日鸭|・ω・`))

蟹蟹大家的生日祝福🙈!!希望大家也都开心,也希望所喜欢的他们幸福🙉

P1 托尼的这个动作超可爱的嗷嗷嗷(小王子/小公举?)(背景图来源度娘)

P2 oocのKTK/TKK  这两天转冷了....好吧是因为裹成一个球一样多可爱啊!!

P3 混进一只小新(和我xixi)

P4 沙雕图  我爱托尼  真的

P5是P4的灵感源泉

【leweus】再度开始5&6(FIN)

【假如Marco转会到拜仁】

【no wife no kids no girlfriend!】

【请看到最后想说的话吧XD】

——————

四月中旬,俱乐部组织了一次小小的登山活动,(当然当知道还有皮划艇这种项目之后,我们都知道最后会变成什么样),总之要求所有人骑车上山,连教练也没放过。

所以此刻马尔科正戴着头盔使劲蹬着沿蛇形的盘山公路向上,融入大队伍里。阳光略微晃眼,他眯起眼睛,突然过去某时的画面与此刻重合。过去某刻他也在和一群闹闹哄哄的人一起骑车掠过道路两旁的桦树往山上去。

(你渴吗?有人问我,我点点头,接过他手中的水。

好热,我拧开瓶盖的同时随口抱怨了一句,然后我就得到了一整杯水的清凉。罗伯特•莱万多夫斯基用一瓶水毁掉了我完美的发型。当然,我转过头说了几句傻里傻气的台词然后和他玩起了你追我赶的泼水游戏,过程中他居然还说我们太幼稚了!明明是他先开始的!

我才不理他,后来又有几个人加入了我们,然后....)

“哦天哪终于到了。”一个喘着气的声音说,马尔科没有回头看那是谁,而是望定了前方,没什么特别的平坦山顶平地拔起一座小木屋,被乔木灌木远远守卫,和他以前在俱乐部里所来过的没什么差别,只是不同了。

“哦喔喔喔这小房子是什么?我还以为我们会搭帐篷呢!”托马斯的声音从马尔科的右后方清晰地传来。

“得了吧也没见你带帐篷。”胡梅尔斯终于推着车到达了山顶,他停好车,走到叉腰站着的罗伊斯身边,递给他一瓶水,问道:“你渴吗?”罗伊斯不知道在看什么,点了点头。

“有点热。”马尔科拧开瓶盖后说,然后他突然回头看了一眼。

没人。他转回来,看见莱万独自站在木屋外围的阴影里。

“马茨,我们过去吧,人都在那边呢。”罗伊斯露出了一个乖巧的笑容。

胡梅尔斯心中一动,每次马尔科搞事前都会出现这样的笑容。

希望受害者不是我。胡梅尔斯默念。

乘凉中的莱万感到余光中闪过一抹金色,然后后脑勺传来一阵凉意。想也不用想他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这场景好像有点熟悉。

他没跑两步就钳住了小金毛,揉了揉变短了金发。

马尔科一边笑一边软下声来认输,并强调自己发型都乱了。虽然莱万很想再欺负他一下,但看着怀里的金毛哼哼唧唧的样子,还是放过了他,然后罗伊斯就跑开了,回头冲他坏笑。

(活泼的,快乐的。)

(金色的。)

————

下午的皮艇项目,可想而知大部分人都落水后,大家终于觉得释放完了天性该上岸了。

在返程路上大多数人都在车里像出水的金毛犬一样顶着湿漉漉的头毛,似乎在用力克制自己想要甩毛的欲望。莱万坐到了马尔科边上,车上乱哄哄的,没人注意到他俩。

莱万向左转头,假装在看窗外掠过的建筑和大片湛蓝的亮丽天空。

景当然很美,德国的春天。可是他更想静静看着水珠从他金发上流下,途径白皙的皮肤,最后到鼻尖又汇聚成水珠,在他某一次呼吸中坠落。

(他什么时候才会知道?)

怕他不知道,怕他知道。

就在接下来这一秒,车子驶出树荫,午后的日光毫无遮拦地洒进来。

也就在这一秒,马尔科仿佛察觉了他的目光向右转过头。

莱万又在那片浅绿的湖水里看见了自己的倒影。他的金发朦胧在不知从何而来的光晕中。

他突然想到,在很久很久以后,在他垂垂老矣后,在他终焉之时,他的眼前还会不断重放这短短的几秒时光,就好像自己被永恒地困在了这段狭小的时空里,不断不断不断循环。

阳光撒进来,他转头看向我。

阳光撒进来,他转头看向我。

阳光撒进来,他转头看向我.....

.....

马尔科用手掌在莱万面前挥了挥:“看什么呢,都呆住了。”

“看你啊。”玩笑的语气。

罗伊斯愣了半秒,然后弯着嘴角哼了一声,倒回座位里。

“喂喂喂莱万,我们来拍张照吧!”突然他又弹起来,兴奋地拿出手机,莱万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马尔科就已经把前置摄像头打开了。莱万没时间想动作,于是学着罗伊斯的样子比了个剪刀手,只是马尔科还wink了一下,但他没有,所以他看起来乖巧到冒傻气。

但他很喜欢那张照片。

归途一路平和顺利。又回到安联球场的草坪上,他低头站着。他知道春去秋又会来,而人们来来去去啊——

他抬起头寻找罗伊斯的身影。

可来来去去中又把你带了回来。

他远远的,掠过绿茵场将目光投向他。

人们来来去去。

只有你,只有你。

站在建筑阴影之外的罗伊斯向他招手,莱万大步向他走去,步履间他已经站在阳光边上,他靠在他边上说话,莱万仔细听着每一个被吞没的含糊音节。

—————— 6 ——————

生命是件奇妙的事。

当你以为你的人生就止步于此时,却发现生活又开启了一个新篇章,就像经历海啸的城镇又在一片废墟中重建。

你以为你永远留在了过去。

他发觉自己开始享受来自红白海洋的赞美和欢呼,正如所有其他人所做的那样。穿上红白球衣攻入一球又一球,在漫天飘带中捧起一个又一个奖杯,这也是他想要的。欢呼达到顶峰的一刹那,他脑中一片空白,只是快乐。只是自豪。

可是你没有。

格策依旧坚持每周至少打一个电话来,他不想失去他。只是渐渐他们变的话不多。他说他们又得到了怎样怎样的胜利,可他没法真心实意地感到开心,因为胜利并不属于他。也许格策也会再回到拜仁,只是也许,谁知道呢。

你以为生活中的一切都改变了。

偶尔碰上多特蒙德的队伍他会笑着和他们拥抱,捏着他们的肩问他最近如何。“见到你真好”“我很想你”,他总是用“我也是”“我也很想你”作为回复,直到某一天它们变得和空气一样无足轻重。

进球后他也只用发出几句淹没在观众欢呼中的吼叫,然后他的队友就会一个接一个扑过来在他身上堆成小山,也经常轮到他冲过去紧紧拥抱进球的人,在他耳边诉说各种赞美的话语。

拜仁的各位平时也爱玩的要命,训练时也根本停不下来,罗伊斯对于这些怎么可能排斥,该胡闹的时候还是跟他们一伙,偷拍队友歪七扭八睡觉图的行为也依旧没有停止。

可其实也没有。

他也分享自己的耳机了,只不过依旧是和那个特定的人。莱万听着歌和他一样摇头晃脑,一边问他,这又是新歌吗,是谁唱的。有时候答案是贾斯汀•比伯,然后罗伊斯还会加上一句,“他都结婚啦,可我居然还没,你呢,莱万,你怎么回事?”

爱是件奇妙的事。

对啊,他怎么回事?怎么总是用那样的眼神看着他?五年前他是不是也这样?这么多年,经历了这么多事,他的眼神怎么依旧不变?

因为爱是件奇妙的事。

后来的某一天,罗伊斯问莱万,你为什么喜欢我?

这可怎么回答?

“嗯...因为我发现我总是能在人群中第一个注意到你,而且总是在想象我们一起变老。”

“可这不是个原因,lewy ” Marco盯着他。

“我没法形容,我爱你因为你的每一次心跳,因为你有金色的头发和褐绿的眼睛....因为你是你。”

你曾以为不可能的事,也并非不可能。

2019年5月30日 晚上11:55分

莱万打电话把马尔科叫下了楼。

“你记得明天是我的生日,对吧。”马尔科穿着拖鞋就下来了,此刻正站在莱万面前动来动去,就像有时他面对镜头会做的那样。

罗伊斯看着面前的波兰男人,黑色短袖和短裤,看似随意的打扮,他有一种在胸腔内跳动着的预兆。

(莱万他...)

“马尔科” 11:58分,他开口道。

“三十岁生日快乐。” 他向他靠近一步。

“我本该在5年前就该告诉你的“他呼吸屏住一瞬,”我爱你,我们现在拥有未来。”

即使早有预兆罗伊斯也有一瞬间的失神,他低下头,金色的睫毛颤动,嘴角看起来很柔软。

有的故事你以为在历史性的那天就已经结束。

但是不,向来不是这样。

在一起不是件容易的事,他们迫不得已要撒各种各样的谎,陷于各种各样的险境。但总有一天一切都会解决的。

队友们也慢慢逐一知道了这个消息,在阳台吹了一夜风的不在少数。

他们总是相聚在罗伊斯的公寓里,他好像有点恋家。

他的卧室抽屉里放着几张他真正青春的照片,在门兴,刚来多特的时候,甚至还有他十一二岁的照片。

“啊啊,那时候我还看起来像个高中生。”Marco说道,坐在床沿一张张翻着照片,看着照片上18岁20岁的他。

可莱万觉得他现在也依旧很年轻,他只用看他的眼睛他就知道,他根本什么都没有变,只是皮相,而皮相又算的了什么?

“....” 莱万没说话,他只是坐到了他的边上,抽走了他手里的照片,撑起身轻飘飘地吻了他一下,罗伊斯忽然又想起他家公寓旁路灯下那个夏天的吻,他三十岁的开端。

.....

经历几次争吵,和好,共捧奖杯,先后退役等戏码,他们终于可以公开这件事。

选择的途径居然是ins和twitter还有fb这种社交网络,当然引起了轩然大波,祝福有,咒骂也有。但那早在预料之内,罗伊斯发完就跑,他才不管别人说的什么呢。

过去的分别和冷漠沦为床笫间的私语,他们就这样一直在一起,直到白发千古。

在某一个平行时空里,事情在某些节点发生了偏差,于是我所想象的一切都发生了。

FIN.

【想说的】:终于写完啦,虽然因为开学了所以有了一些波折,但总算还是填坑啦,我还算个有始有终的人吧,无论如何要给个结局。也都归功于大家的喜欢和关心吧XD我写文也很烂....想了想这篇文如果继续还能写什么,写他们的日常?后来的分分合合?写长文还要把握好节奏把握好性格对我来说还太难了orz

说的好听点就点到即止吧,就这样结束吧\^O^谢谢各位,但现在应该不会再写文了,只想等着看他们究竟会不会再发糖。

军训回来快乐还债惹!!

p1螺丝鱼   HP AU 闺蜜の有爱日常

p2-3是 @烂仔码头 点的莱万变小马口带孩子,不好意思我跑偏了(趴

真可爱真可爱真可爱

P.S @他真好看宝贝你的黑箱我真的会画的TuT

【主KTK】【黑帮ABO】局外人(一发完)

是重发,再也不调戏lof了。原来的评论啥都没了好难过....

→CP:alpha!Klose X omega!Kroos

微胡花,微皮水(皮水只有两句话哟)这我觉得皮水戏份太少不好意思打tag_(:3」∠)_

→是看了 @xunran 太太的动图,然后我们一起讨论了个很魔性的大纲。

开头可能比较烂_(:3」∠)_

有一段小破车,希望lof撑住,不然就走石墨。(其实没啥敏感词)

括号内一般是闪回的记忆,或者是直觉想到的东西。详情参照《闪灵》,是这里面的写法。

画风变很快预警!还有我其实是爱阿花的。

→硬是写成了一发完(|| ゚Д゚)全文6.2k左右,喜欢就留下小心心小蓝手和评论嘛!

→七夕快乐(・ω< )★

橙黄色的警灯照亮了细密的雨丝。

一个黑发的警察从警车上下来,另一个也跟着上前。

一具尸体被随意地抛掷在水中,血染黑了周围的积水,背上有密密麻麻的弹孔。水泥地上是用红色油漆喷上的一行字:

“这就是背叛克洛泽的下场。”

“老天啊。”棕发警察发出一声简短的感叹,胸前的警徽在转过身的一瞬被警灯照得发光。

另一个警察沉默着,他还挺年轻的,脸上还有淡淡的雀斑。

“我要联系托尼,现在。”棕发警察坐回了车里,说道。

——

托尼・克罗斯站在镜子前,不带感情的端详自己。他今晚要陪克洛泽去进行和另一个家族的谈判,打扮要得体。高定西装,不带褶皱。锃亮的皮鞋。

西装是现代男人的铠甲。托尼突然想到这句话,浅浅一笑。虽然发情期将近,但他并没有向往常一样贴气味屏蔽贴,而是任属于他的气味若有若无地萦绕在他周身。有时候omega的在场会令谈判更温和一些。

此时他桌上的手机发出一阵震动,屏幕亮起,是标注为“贝蒂”的人发来的短信,内容是一串组合起来没有任何意义的字母。那是托尼和赫韦德斯联系的暗号,他们有自己的一套破译方法。

托尼看了看,赫韦德斯的意思大概是,最近克洛泽太嚣张了,托尼你必须要采取行动哦情况很严重好好干哦。

语气词是托尼自己加的。

但具体怎么做,赫韦德斯肯定是让托尼自己想去。

托尼面不改色。今晚还是要正常进行。

————

剧院2楼有一个为他们预留的包间,隐蔽而且隔音,两个家族的代表先后入内。

对方家族的头领是个高大的西班牙男人,落座后他向克洛泽露出了一个甚至可以称为纯真的微笑。

“Ah, mi amigo.”(西语:啊,我的朋友)对方的头领这么说道,浑身隐隐散发出alpha的信息素,感觉像是一种酒。克洛泽回以一笑。

托尼•克罗斯把自己隐藏在克洛泽背后的昏暗中,蓝色的眼睛不带攻击性地观察着对方。杰拉德•皮克也带了他的人随行,对面同样隐没在昏暗中的是一个长发男人,不耐烦地撇着嘴。

“所以你们多少得做出妥协,你们现在,”皮克用夹在两指间的雪茄向克洛泽的方向点了点,托尼威胁地眯眼,“...说不定已经被警察盯上了。”

“我们按例惩罚我们的内鬼都要经过担心警察的话,我们干嘛不直接甩手不干?”克洛泽向后靠在皮椅上,“我们恐怕不能同意你们的要求,赌博还是会由我们控制,其他的随你们拿去。”

“我们都不想把我们的关系搞僵,克洛泽。你要是还在打金盆洗手的主意就该让我们分一份的。我们也需要一点干净的生意。”

“不,皮克,谈到这里就够了。”克洛泽依旧是那副波澜不惊的神情,起身要走,是明显的拒绝信号,“托尼。”

克罗斯转身开门,同时戒备着身后的动静。他们要想在这里朝他们放冷枪也不是没可能的事。

但皮克没有动作。等克洛泽他们离开后,他没有回头,但对身后的拉莫斯说:“我们根本不需要干什么。虽然他一直觉得自己在抽身,但他的管理简直是在自取灭亡。他处决了那么多他手下的人,都引起媒体的好奇心了,sese,媒体是很可怕的。”

皮克起身,面向拉莫斯一笑。

“sese,这座城市迟早是我们的。”

拉莫斯说:“嗯,不要叫我sese。”

————

在回宅邸的路上,克罗斯坐在克洛泽边上,城市的夜景倒映在他的蓝色瞳孔里。

“米洛。”他说。

(“克洛泽先生,这次...”托尼有些拘谨地开口。“你可以叫我米洛的,托尼。”克洛泽温和的说。克罗斯惊讶于这几个单词拥有的魔力,然后磕磕绊绊地开口:“米洛,这次....”他不知道他其实脸红的挺明显的。)

“有什么问题吗,托尼?”

克罗斯回过头看着他,“ 你信皮克的话吗?我们被警察盯上了?”

克洛泽笑着,一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模样。

“我信。”

————

————

————

又是一个晴好的早上,路边的鸽子似乎都在对托马斯•穆勒诉说着快乐。不,昨天没有发生什么特别令人愉快的事,他平时就这个样子。

穆勒来到局里,照常看见胡梅尔斯走进赫韦德斯的办公室又不知道去干什么。反正来上班路上得知了超市牛奶今天半价这种事他都要去叨叨。大家都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他一个单身alpha天天找一个甜美的单身omega是要干嘛谁不知道啊!对此德拉克斯勒已经不爽他很久了。

(穆勒拍拍德拉克斯勒的肩膀,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也是没办法的事。”)

虽然穆勒也觉得奇怪,这种事明明是他才做的出来的!胡大头平常看起来还是个正经人啊!

啊,可能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吧。

穆勒做出了一个•︵•的表情,决定自己还是要好好工作。

黑手党在市内一直是个根深蒂固的问题,虽然比不上西西里的黑手党政党,但也是无孔不入,而且所有人都心照不宣。黑手党和政治、法律之间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也是早就被默认的事实。

但近两个月来愈演愈烈的趋势,尤其是克洛泽家族,生怕大众不知道他们似的,惩处叛徒还要引起公众恐慌。

机智如穆勒觉得会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

——(大量原创角色出没,剧情需要【摸头】)

作为黑手党教父,平常主要的事务就是让各种各样的人欠他的人情,也就是说,要帮各种各样的人的忙。

比如说,现在这个难过到蹲在地板上的中年男人,他一直在抹眼泪,但没什么用,他满脸都是不明透明液体。克洛泽看不下去地拍了拍他的肩,给他递了一包纸巾。

男人不断点头呜呜咽咽地表达感激,接过纸巾,终于擦干净了脸,托尼皱着的眉终于舒展开来。

这个男人的儿子被一个顶尖律师在派对上下药强暴,之后那个男孩感到极其屈辱,多次自杀未遂,现在被送进了疗养院。但那个律师却想法脱身了,交了几千保释金就继续逍遥快活了。

这个蹲着的男人就是来请求克洛泽帮他伸张正义的。

克洛泽答应并且送走这个男人之后,终于松了一口气,坐进沙发里。托尼走到他边上,开口道:“米洛,你打算怎么解决这事?”

“让梅苏特去吧?”克洛泽抬头看他。

“嗯”托尼点了点头,自然地坐到沙发扶手上。可能有人会觉得这样的动作在未被标记的omega和alpha之间有些暧昧,但是在这里,克罗斯表示,不存在的。他头几次这么干的时候,他也不太自然,还时不时看看克洛泽的反应。

可是克洛泽完全没有反应。他的眼神依旧很温和,甚至有一丝纯真。似乎对克罗斯在他身边控制不住溢出来的甜香毫无察觉。

其实克罗斯有一点点失望,但他绝对不会承认的。

————

————

“什么?我?”厄齐尔眨巴眨巴鱼一样的大眼睛。

“对。”克罗斯喝了一口热牛奶。

“好吧,但又是色诱?”

“对付这种人,当然了。”而且你色诱也挺内行的啊。克罗斯在心里默默补了后半句。

“好吧好吧。”厄齐尔还是答应了来自教父的请求。

————(根据教父里的设定,一个家族的人都是住在一起的,同一栋宅邸吧。)

————

点我

————

————

等到黎明时分米洛迷迷糊糊醒了过来,看到身边沉睡的克罗斯,瞬间清醒了。

他看着身边的托尼,他的睫毛又弯又长,被镀上了淡淡的金色。

他失控了。米洛意识到这一点。他标记了托尼。他肯定伤害了他,他们都失去理智了。可这还是他的错,无论如何他都不该这么做的,托尼不该被这么粗暴地对待,他值得最好的。

他半垂着的灰绿色眼睛里浮现出愧疚。

还没到时候。

他起身给自己和克罗斯做了清理,然后出门,给两人都留一点清净的空间。

踏出宅门的那一刻他突然想起他们最初的目的,惩罚那个逃罪的律师,可现在家族里仅有的两个omega都陷入了发情期...

最终米洛不知道为什么拨通了施魏因施泰格的号码。

“喂....这么早打电话来干嘛啊....”隔着电话他都能感觉到巴斯蒂安的睡意,然后他把任务原原本本地给他叙述了一遍。

“哦...所以我要去搞定那个人了?”

“对。”

“那我怎么接近他啊?”

“色诱吧。”

施魏因施泰格:???

————

————

当托尼意识到自己被米洛标记时,他对自己很失望,超级失望。他是一个警察,虽然是卧底警察,但他居然把自己搞到被自己任务家族的头领标记的地步。不管他到底有没有喜欢米洛,有没有每次在米洛面前都容易像个高中生似的脸红,他不该这么做。

托尼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卧底警察啊!

他们不是一路人,托尼难过地想。

所以他要结束这一切。

他忍受着身体上每个部位传来的酸痛,回到自己房间拿到手机,给赫韦德斯发信息。

————

————

“我准备暗杀教父。”

于是当胡梅尔斯又双叒给他送文件时,赫韦德斯刚好翻译出了这么一条信息。

“贝尼,谁的信息啊?”胡梅尔斯暗戳戳地问。

“远方表妹。”赫韦德斯顺口答道,一边想着托尼的进展居然这么快,不愧是警校最冷酷无情的大魔王呢。

“哦..对了贝尼,你是不是要搬办公室了?”

“对啊,我这几天要着手整理了。”

赫韦德斯朝胡梅尔斯露出了一个微笑,配合柔软的棕色头发,整个人散发出温柔的气息。

噢,这也太甜美了。胡梅尔斯想着,(傻)笑着离开了赫韦德斯的办公室。

————

————

从那次标记之后米洛就发现托尼经常保持一种没有表情的状态,可托尼明明是个超级可爱的男孩啊。

不过发生了这样的事,托尼有这样的反应也是正常的,米洛想。

几天后的下午,家族头领之一的曼努埃尔•诺伊尔来到米洛的书房和他商量管理问题,也就是在这时托尼敲门走了进来。

“克洛泽先生。”他开口。

“有什么事吗,托尼?”米洛转过头看着他。

“要是你们有事的话我等会再来。”

“没事你就现在说吧。”诺伊尔温和地看向他。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圣诞节快到了,想请克洛泽先生去看个电影。”克罗斯波澜不惊。

米洛盯着托尼没什么表情的脸,想着他到底在想什么。

“可以。”米洛答道,他标记了他,应该对他负责。虽然不是时候,与他原先所想的有点偏差....但只是场电影而已....

然后3个人陷入了沉默,为了打破尴尬,诺伊尔开口道:“我可以一起去吗?”

你去干嘛?!克罗斯在内心呐喊。

你去干嘛?米洛在心里质问诺伊尔。

“当然没问题。”克罗斯说。

“嗯挺好的。”米洛说。

————

————

那晚充满了圣诞节前夕的欢乐,铃铛声裹挟着圣诞树彩灯,一派和乐融融的气氛。

但就是这样一个夜晚,赫韦德斯还待在局里收拾自己办公室里没用的东西放到常年弥漫灰尘的资料室去。

赫韦德斯抱着一叠杂七杂八的文件挤开了资料室的门,他打开灯,朝一排排文件架之间的过道里走去。

架子上几乎都被塞满了,好不容易找到相对较空的一格,赫韦德斯艰难地腾出一只手,用力地把乱堆在这儿的文件用力推到一边,几页文件在他的重击下掉落,但他没理,把自己的文件塞到整理出来的空位里。

直到他踩到那几张纸上并且差点滑倒之后,赫韦德斯才气愤地捡起了那几张纸。

每张纸上都打着机密的记号。

都被放到这种地方了还机密?赫韦德斯愤愤地想,一边随意瞟了两眼。

然后他觉得他可能受到了上帝的眷顾。

他看到上面有一张米洛斯拉夫•克洛泽的照片,然后他心里一惊,认真看了起来。

赫韦德斯发现那是一个很多年前的卧底计划。

也就是说,克洛泽,本市最大黑手党家族的教父,是警方的卧底。

卧槽。

这是赫韦德斯脑中最先出现的两个字,他继续看了下去。

克洛泽在警校的时候就被挑去去黑帮卧底,结果几年后前任教父被暗杀,克洛泽知道此时处于顶峰的家族不会因此解散,而会出现新的教父,所以他想,最安全的解决方法,是由自己成为教父。

————

我的乖乖,这也太令人吃惊了,赫韦德斯想,拿着那份文件,觉得要好好放起来。

然后手机振动一下,把他拉回现实。

短信是此时正坐看着电影一边思考着怎么把米洛单独拉出去的托尼发来的。

“今晚行动,电影院外小巷。”

卧槽!!赫韦德斯头毛一瞬间都炸了起来,托尼之前告诉他什么来着!!他要暗杀教父?!!

暗杀个鬼啊这是自相残杀!!!

赫韦德斯拔腿就跑,抓上车钥匙,冲向停在警察局外的车。

————

————

电影院放的是《真爱至上》,诺伊尔觉得三个单身男人看这种电影有点奇怪。或许他应该把熊抱来的,他悄悄想到。

电影放到首相和他的秘书坐车去参加学校圣诞晚会的时候,托尼对米洛说:“米洛,我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我们出去说吧?”

米洛虽然觉得有点奇怪,但他郑重地点点头,嗯了一声。

“诺伊尔我们出去一下,马上回来。”托尼起身前转身和诺伊尔说了一句。

他们俩出来到小巷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天上开始飘起了小雪,托尼走在米洛斜后方,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托尼本来打算速战速决的,可是每次米洛回头用那双鹿眼看着他,灰绿的瞳孔闪着光时都在挑战他的理智。

米洛,这么好的米洛。

“天冷了托尼,有什么事快点说吧,不然会感冒的。”米洛转身面对着他,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而且我们谁也不想错过电影。”

“嗯。”托尼闷闷地应了一声,漂亮的天蓝色眼睛闪着水光看向米洛,米洛仿佛找回了丢失好几天的那个可爱又有点容易害羞的托尼。

殊不知托尼此刻内心激烈交战。他要完成他的任务。

可是。

他最终小心上前一步,吻了米洛。只是纯洁的嘴唇相触,在飘雪的夜晚显得很温暖,但同时又若即若离。

这么温柔的米洛。

米洛用尽全力想要轻轻推开他,告诉他还不是时候,然后他感到一个东西抵在了他的胸前。

手枪。

————

————

诺伊尔等了好久没有见那两人回来,而电影又刚好进行到了一些少儿不宜的片段,于是他决定出去找找那两人。

于是他起身往电影院外走去。

————

赫韦德斯尽量让自己坚守警察的道德底线不要超速闯红灯,不过这也是他唯一做得到的事了。他几乎一直在踩油门和急刹车。城市的霓虹灯在窗外连成一片。

希望他赶得及。

————

————

米洛感到手枪抵在胸口后他保持着原本的姿势一动不动,大脑一边飞速思考这是什么情况,而托尼低着头,逃避着他的视线。

“米洛...”他很小声地叫他的名字。

他尾音消失的那一刻赫韦德斯冲了过来,头发翻飞,一边跑一边掏枪,还喊着:“放下枪!”

于是刚拐到小巷里的诺伊尔看到的场景是,克罗斯和克洛泽依偎在一起(手枪隐没在了两人深色外套之间),对面一个专门打击黑帮犯罪的警察举着枪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

所以诺伊尔迅速拔枪往赫韦德斯头上方射击结果擦着赫韦德斯脑袋过去也是于情于理的事呢。

赫韦德斯受伤躺倒,但他依旧喊出了真相:“托尼放下枪克洛泽是好人,啊不他也是警察!!卧底好多年了!!你是在自相残杀!!啊我脑袋好疼!”然后他倒在了雪地里。

托尼:( ° Д ° )

米洛:(゚Д゚)

诺伊尔:(゚Д゚)

然后这4个人陷入了漫长的沉默。

最后打破沉默的是诺伊尔。

他说:“卧槽,三个警察。”

————

————

然后,他们报警了。

胡梅尔斯来的比救护车还快,跟什么电视剧男主角一样跪在雪地里抱住赫韦德斯,说着什么“贝尼啊我喜欢你好喜欢你等你好起来了我们就结婚吧”,然后赫韦德斯糊了他一巴掌。

“傻大头....我好的很呢....”

剩下的三个人坐在巷子边看着雪地里的苦情戏。

诺伊尔双手捂脸,信息量太大,怎么突然就从3V1变成1V3了???

啊,我想念我的小熊,我要从良。

而另外坐在一块的托尼和米洛,事情一下从虐心动作片变成了爱情喜剧。

“我其实下不了手,米洛....”托尼小声说。

“我明白,托尼。”米洛温柔地看着他,浅绿色的瞳孔路写满了笑意,几团温暖的白气。

虽然和他预想的不太一样,但最终结果似乎更好。

托尼右手慢慢往米洛的方向靠近,然后被米洛一把抓住。

米洛倾身,嘴唇轻轻蹭着托尼后颈处的腺体,意料中的感到一股自己气味和托尼橙子一样的甜香混合而成的气味。

然后托尼明显的脸红了,不是冻的。

托尼突然产生了一种想把自己埋到米洛怀里的冲动。

赫韦德斯在胡梅尔斯的搀扶下跌跌撞撞往前走,然后一侧头就看到那两个挤成一团的两个人。

赫韦德斯:我的托尼不可能这么可爱。

————

————

后来,赫韦德斯为了治疗,把棕发都剃了。

(贝尼,就算你没有头发我也爱你)

皮克和拉莫斯击了个掌,皮克抱住拉莫斯,然后拉莫斯就拳打脚踢抱怨他胡子太长了。

(看我说的对吧,他们迟早会解散的)

至于米洛和托尼,他们一起看了新年的烟花。

(米洛,所以你其实是我的学长?)

————

————

后来,赫韦德斯的头发又长出来了。

END

石墨也翻了,那直接放全文链接好惹。

这里

【200fo点图(带梗!!)+唠嗑】
啊....终于在我碎碎念之下终于200fo了
ヘ(;´Д`ヘ)天知道我攒这100fo用了多久....
虽然我本来也不想纠结这些事,可是这样我连找个机会回报一下各位都很难π_π
在角落里挣扎了很久之后我觉得,不白嫖还是很重要的(๑˙❥˙๑)喜欢就留下小心心小蓝手吧,当然还有评论。有人喜欢有人看当然是创作的很大一部分动机啦

也不多说啦这次最重要的是点梗★
不占cp tag啦,看到的小可爱来点个图吧~(・ω< )★
限定足同,cp不限!!(我很杂食)(当然有的不熟我可能就不行了...),单人也可以。
只要给梗!!把梗写出来我画条漫也行(´д⊂)!!只点cp我会手足无措的哦!!我都觉得我需要绑定一个脑洞手了!!
开学了还债比较慢,但是总归会还上的!!
P.S.暗箱操作给我宝贝一幅@他真好看 这次你要给我评论啦,anyway。

TKK/KTK是我近期吃得最甜的cp惹!!!太可爱了www!!

而且有售后!有售后啊!!【掩面哭泣.jpg】

P.S.接下来就要出去玩+开学了so有图的话只能周末发惹TAT

P.P.S我迟迟没有出现的第200fo【欲言又止.jpg】我涨粉特别慢还是怎么样.....神经再大条也感到了苦涩【默然流泪.jpg】

大家好!这些是我的沙雕(图+脑洞)!

cp内容写在p1了,我也不知道这两天吃了什么安利就变成这样子惹。

我的TKK和KTK无差啦

最后2p是HP AU  撞梗都是巧合XD

头一次把tag打满了